其实赵阳确实算准了这帝王墓中,六部与八卦的葬法格局。

    但是赵阳之前想要按照六部中对应八卦的方位,直接找到户部尚书的棺椁,或者是帝王棺椁,现在想想真的就太过于单纯了!

    古人在建造这座黄泉帝王墓的时候肯定是考虑到了这一点,这六部存在于帝王陵墓中,不仅仅只是单纯的陪葬,而且还是‘守陵’。

    所以说就算是知道六部与八卦的葬法格局,也并不能当做地图,直接找到想要找的棺椁,只能顺着这一条路,过五关斩六将!

    但也并不是说了解到六部与八卦的葬法格局真的一点用处都没有。

    最起码遇到诡异事件,可以从方位提前判断出对面是什么来头。

    “赵兄弟,我金无命直打下来后,就没打算空着手上去!”

    金无命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在向赵阳表明了自己的‘绝壁’态度。

    赵阳看着金无命莞尔一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轻笑已经说明了一些。

    金无命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又问道:“赵兄弟,你刚才说按照八卦的方位这正北方应该是谁的棺椁?”

    赵阳看着罗盘,表情凝锁、认真的说道:“代表正北方的为‘坎’,在八卦中代表的是自然界的水,五行同样属水,这双生水定然有着深意,水又是万物生命之源泉,是吉并不是凶,所以定然是吏部!”

    “吏部?”

    金无命的眉头一挑,赶忙问道:“赵兄弟,吏部是干什么的?厉害吗?”

    赵阳摇了摇头,说道:“古代的吏部掌管天下文官的任免、升降、勋封和调动等事务,同时还掌管科举课考。”

    一听赵阳这话,本来还紧张的金无命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说道:“原来是文官啊!哈哈……老子提枪杆子,还能怕他个文官不成?”

    赵阳却看着金无命,有话没说。

    如果真拿这个做对比的话,刚才的工部还是文官都不如的苦力呢,不照样差点丢了性命?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吏部在六部当中,权利姑且先不说,论硬实力,还真就只能排在末端。

    这也正验证了‘由浅入深’的规律。

    所以赵阳继续带路,本来朝西又直角转向了正北。

    正北方同样一个巨大的山洞和地面上纵一条纵横的血河向正前方的深处一直延伸,仍旧是看不到尽头的。

    在山壁的两边嵌入着很多绿色的眼珠散发着荧绿色的幽光把整个山洞照耀的气氛阴森,而赵阳却感觉,这些眼珠就好像是带着心智一样的盯着自己看,让赵阳始终心里都有点瘆得慌。

    就算是正常人,一直用眼睛死死的盯着你看,肯定心里也会感觉到很不舒服。

    好在这段山洞依然没有任何的陈设和壁画装饰,并且越往前,空间就越宽,最宽的地方两边的直径甚至达到了上百米。

    赵阳一行人行走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并且赵阳还多留了一个心眼儿,一直在心里以行走的步数来计算距离。

    大概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往前看,仍旧还是一望无际的空洞和黑暗,只不过彼岸花开的更加多了一些,几乎全部是簇拥在一起,沿着血河的两岸,形成了一副非常壮丽的风景画,就好像是蛰伏在地面上的一条‘血龙’披上了一件红色的战甲。

    可能是因为彼岸花开的多了,所以赵阳能明显的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的一股花香的味道。

    这股花香十分特别、独特,是赵阳从来都没有闻到过的一种香味,感觉香味中还带着一丝的甜,沁人心脾,让赵阳又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好在赵阳只听传闻,这彼岸花香能唤醒死人生前的记忆,并没有听说彼岸花香有毒。

    “呼……”

    金无命深吸了一口气,表情一副陶醉和享受,好像被这花香唤醒了他内心尘封的记忆往事,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好香!这香味好像在哪儿闻过一样!”

    赵阳一听金无命这话,顿时眉头一挑,扭头看着金无命追问道:“想想,在哪儿闻过?”

    金无命还真就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又看着赵阳嘿嘿一笑,说道:“想起来了,十几年前我遇到一个漂亮的小妮儿,还是个雏儿,脱光了衣服就是这种味道……”

    操!

    赵阳瞥了金无命一眼,忍不住骂了一句,金无命的意思是这彼岸花香还唤醒了这货多年尘封的风流往事?

    “哈哈……赵兄弟别生气啊,我这不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免得死气沉沉的不是?”

    金无命看被赵阳白了一眼,赶忙的呵呵笑道,这货还有心情开玩笑,这说明他现在的心还挺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从盗墓开始打卡签到推荐阅读